平特肖高手论坛360
首頁頻道—正文
單身女性凍卵起爭議:未婚凍卵為何成法律空白?
2019年12月26日 17:20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一審結束,徐棗棗接受媒體采訪 楊雨奇 攝
一審結束,徐棗棗接受媒體采訪 楊雨奇 攝

  【社會37度】

  編者按:這里的文字沒有浮華,沒有空談,沒有“標題黨”。信息轟炸的網絡時代,我們只希望安靜記錄身邊的故事,關注冷暖人生,帶你觸摸社會的體溫。

  中新網北京12月26日電 題:單身女性凍卵起爭議:未婚凍卵為何成法律空白?

  因拒絕為單身女性提供凍卵服務,現年31歲的未婚女性徐棗棗(化名)以“侵害一般人格權”為由,將北京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告上了法庭。

  12月23日上午,這起全國首例“未婚凍卵案”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一時間,拒絕為單身女性凍卵是否有違生育權的爭論在網絡發酵。

  對此,有律師指出,單身女性凍卵的背后,還涉及諸多法律禁止行為。若立即放開,可能滋生卵子買賣等行為。

  因為單身,我被拒絕凍卵

  生于1988年的徐棗棗,在31歲的年紀仍未婚。于她而言,正走在事業的上升階段,若貿然離開崗位結婚生子,背后的代價過于沉重。

  如今,作為“北漂”的徐棗棗從事著新媒體工作:“前兩年崗位才晉升,盡管有男友,但暫時沒有結婚的打算。”用徐棗棗的話說,生活在快節奏的一線城市里,她常陷入焦慮的泥潭:房租、生活成本、個人追求……都是壓在肩上的重擔。

  隨著年歲的增長,徐棗棗也越發能感受到養老壓力,并開始為自己的下一代做打算。

  2017年,徐棗棗的母親扔來一條女性“凍卵”的新聞,在徐棗棗的心里埋下了種子,她開始打算在最佳生育年齡完成凍卵。而這或許能成為徐棗棗未來幾年里的一劑“后悔藥”,能讓她在未來也能享有優生優育權。

  所謂凍卵,即取母體健康時的卵子進行冷凍,待想生育時取出冷凍的卵子使用。2018年,徐棗棗開始關注凍卵的相關技術和政策支持。她了解到目前北京的醫院尚不能向單身女性提供人工輔助生殖技術,但仍抱有一絲希望:“畢竟身邊沒人直接咨詢過醫生,哪怕專家能給出建議也行”。

  就這樣,徐棗棗走進了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并掛了生殖科的專家號。2018年11月14日,徐棗棗被通知前往醫院就診。12月10日,徐棗棗拿到的檢查結果顯示:“身體狀況良好,符合凍卵需要。”

  但這條路并沒有想象中的順暢。面診時,因為無法提供結婚證,徐棗棗的凍卵需求被院方拒絕。醫生告訴她,根據規定,醫院無法向單身女性提供凍卵技術。

  醫生口中的規定,實際為現行的原衛生部2003年修訂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規定,其中寫明:“禁止給不符合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法規和條例規定的夫婦和單身婦女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這意味著,未婚女性在國內使用輔助生殖技術(包括凍卵手術在內),均不被允許。

  因為自己未婚所以被拒絕凍卵,在徐棗棗看來,這是對單身女性的性別歧視,更侵犯了自己的生育權。于是,徐棗棗以“侵害一般人格權”為由,將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告上了法庭。

  一審開庭

  單身生育權是否放開引爭議

  作為國內首例“未婚凍卵案”,實際上,在立案環節徐棗棗就面臨困難。

  徐棗棗代理律師于麗穎告訴中新網記者,最初決定以合同糾紛為案由起訴醫院,但法院沒有受理。兩人商量之下,才變更案由,最終以“一般人格權糾紛”起訴。今年9月,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受理了該案。

  另據徐棗棗提供的起訴狀內容顯示,原告認為“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的行為是對原告女性身份的歧視,違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對男女平等,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的歧視等相關規定,侵害了原告的一般人格權。”

  12月23日上午,該案在朝陽區人民法院迎來了一審開庭。記者在法院外注意到,等在法院門口的,還有不少自發前來支持徐棗棗上訴的年輕女性。“我們希望她能贏,為單身女性群體爭取合法權益,讓我們能有權選擇在合適的年齡進行凍卵。”一名守在法院外的女大學生說道。

  庭審持續1個多小時后,徐棗棗和于麗穎從法院走出。據徐棗棗介紹,出席庭審的被告醫院方在庭上表示,理解單身女性的需求,但凍卵技術仍存在風險,加之國家法律法規未放開,無法提供凍卵服務。

  據徐棗棗回憶,醫院方律師的主要觀點在于,盡管可以理解單身女性的生育需求,但推行單身女性凍卵技術,可能會導致單身女性生育年齡推遲,或造成單親家庭的社會問題。

  但徐棗棗并不這樣認為。在她看來,單親家庭帶來的社會問題,不該以抹殺單身生育權來負責:“不是所有結婚的夫婦都有育兒能力,而且離婚也可能造成單親家庭。”徐棗棗補充,單身女性選擇凍卵,并不只是想選擇未婚生育,或許她只是想晚點結婚,但在黃金年齡凍卵。

  對此,長期從事性別社會學研究的天津師范大學教授王向賢也提出:“單身女性凍卵并無不妥。”她分析稱,傳統公序良俗里,生育和婚姻是捆綁關系,但婚姻實際上并非保證子女健康安全的防線,即便單親母親也能養育好孩子。

  此外,王向賢認為,單身女性凍卵并不會與非婚生子產生直接關系,因此無需上升到絕對禁止層面,更應保證女性的選擇自由。

  對于此案可能的結果,于麗穎則表示,對庭審結果持“謹慎樂觀”的態度。她認為,此類影響性較廣的訴訟案例引發公共討論,已顯示出了其社會價值。

  據悉,該案目前尚處于休庭狀態,下次開庭時間也尚未明晰。

  為何單身女性凍卵成法律空白?

  律師:背后涉及諸多法律禁止行為

  實際上,在開庭前,徐棗棗曾向63名人大代表寄信,呼吁放開未婚女性的凍卵權,但至今,她還沒有收到回信。

  而對于是否應該放開單身女性凍卵,網友也各執一詞:

  然而,也有網友擔心,單身女性若都選擇凍卵,是否會影響社會秩序?

  未婚女性為何不能凍卵?2017年12月27日,原國家衛計委在官網公布的一封對人大代表“呼吁放開單身女性生育權”的答復函中給出解釋——

  目前我國相關法律并未否認單身女性的生育權,但通過法律進行許可與我國傳統價值、公序良俗不相符合。答復函中還稱,國家衛計委下一步將會同有關部門調研,研究論證,關注“冷凍卵子”等技術發展,做好可行性研究,審慎推進臨床應用,完善相關法規。

  對此,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付建律師也表明,除原衛生部發布的《人類輔助生殖規范》規定外,目前婚姻法對凍卵的合法性尚無明文規定,換言之,女性凍卵在法律規定上仍屬空白。

  “從法理角度而言,有‘法不禁止即自由’的規定,也就是說對公民的私權利,法律沒有規定,那么該行為就是自由的,可實施的。”付建解釋。但在他看來,如果當下即刻允許未婚女性凍卵,背后同樣涉及諸多法律禁止的活動。

  付建分析稱,如凍卵之后,可能會滋生買賣卵子、代孕行為等一系列目前法律禁止的問題。同時,若被凍卵人不幸去世,卵子的歸屬問題也牽扯其中。因此,付建呼吁:“應在新形勢下進行相關問題的立法完善,對上述行為進行法律規范。”

  對于案件未來的走向,徐棗棗仍懷揣著期待:“我知道這是個漫長的過程,但這也是有意義的事情,能引起社會關注這個話題,讓立法部門能重新考量,也是我堅持下去的動力。”

  徐棗棗表示,若此案一審敗訴,將會繼續上訴。(完)

編輯:孫婷婷

平特肖高手论坛360
南京麻将杠后花开怎么算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 短线股票推荐电话 科林环保股票 尊鼎配资 下载龙江微乐哈尔滨麻将 掌心黄梅麻将手机版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官网 上海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意甲赛程表